大部分医院是没有做DNA亲子鉴定的,但是当地的亲子鉴定中心可以做》》》点击获取当地中心地址电话

一、亲子鉴定能鉴定姐妹关系吗

亲子鉴定可以跟姐姐做吗

亲生姐妹可以做亲子鉴定。但是亲生姐妹间的属于疑难鉴定。专注开展的亲缘关系鉴定包括以下几类:

1、常规的亲生血缘关系鉴定:这是需求量更大的一类亲权关系鉴定,包括父母子三方(又称为**体)、父子(或母子)双方(又称为二联体)的亲权鉴定。

2、隔代亲缘关系鉴定:这类鉴定指要确认曾祖父母、祖父母、与曾孙子(曾孙女)、孙子(孙女)之间的亲缘关系。

3、疑难的亲缘关系鉴定:除上述两类外,还有一些比较疑难的亲缘关系鉴定,如父母皆疑(无)的同胞(兄弟、兄妹、姐弟、姐妹)、表兄妹关系的鉴定,叔侄之间、姨和外甥女之间、舅舅与外甥(外甥女)之间的亲缘关系鉴定等。个人申请鉴定不需要被鉴定者提供相应身份证件,不方便到场的情况下还可采取邮寄样品的方式。因此鉴定结果并无效力但是个人鉴定手续简单,且保密性强。

亲兄妹,只有同卵双生的双胞胎,才可能有基因相似度。兄妹的基因相似度大概是四分之一左右吧。但是用这种方法认定是兄妹关系很难,更多能鉴定他们是**家族的成员,但无法认定是否为**个父亲的孩子。可以的。兄妹关系:因母亲和父亲遗传给制孩子时如常染色体基因会发生交叉遗传,故百检测后两个人的基因型表现为无血缘关系。是否同父兄妹关度系,要判断需要父亲的参加,光两个人是做知不出来的;是否同母兄弟姐妹关系,可以通过线粒体DNA(母系道遗传)检测间接地判断出来。

姐弟亲子鉴定准确吗

一、亲缘关系的鉴定

1、常规的亲缘关系鉴定

这是属于一种需求量更大的亲子鉴定,其中包括父、母与子女(也叫**体)、父亲与子女(或者是母亲与子女)双方(也叫二联体)的亲权鉴定。

2、隔代亲缘关系鉴定

这种鉴定往往是为了确认祖父母、曾祖父母,与曾孙(曾孙女)、孙子(孙女)之间的亲属关系。

3、疑难的亲缘关系鉴定

除了以上两类亲缘关系鉴定以外,还有一些属于是比较难的亲属关系鉴定,如兄弟姐妹之间(兄弟、姐妹、兄妹、姐弟)以及表兄弟姐妹之间的亲缘关系鉴定,还有叔侄、姨甥、叔侄(侄女)之间的亲属关系鉴定等。

二、亲子鉴定方法

1、DNA亲子鉴定

目前,DNA亲子鉴定是使用更多的鉴定亲子关系的方法,其否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比较高,肯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相当高。

2、血型亲子鉴定

血型检测方法进行亲子鉴定,就是通过双方血型的对比来确认其是否亲子关系,通过白细胞的抗原进行亲子鉴定,其准确率能够达到80、同时结合其血型检测,准确性往往会更高。

三、亲子鉴定的常见用途

1、已婚夫妇,如果丈夫怀疑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;

2、未婚子女其生父的确定;

3、怀疑产房和育婴错放了新生婴儿的身份确认;

5、确定被收养儿童与生身父母之间的关系;

6、涉及计划生育、超生子女的亲子关系确认;

7、出国手续中的亲子关系认定;

8、子女的户口申报进行;

9、财产继承纠纷中继承权的确定,隐私案件中亲生子女抚养权、探视权、子女抚养费的确定;

10、案中胎儿或婴儿生父的认定:

11、确认案件中的嫌疑人;

12、失踪、死亡人员和重大灾害的身份证明;

13、双胞胎是否来自生父的鉴定;

14、识别实验分析测试的样品是否被污染或错误;

15、通过体外受精试*婴儿助孕,其生父的鉴定和实验误差的确定。

综上所述,大部分亲生姐弟之间都是可以进行亲子鉴定的,特别是在父母双方都不在的情况下,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帮助其更快的找到自己的亲人,同时这项技术也帮助的众多被拐卖儿童找到了自己真正的血缘亲人。

怎么做亲子鉴定更准确

做亲子鉴定有两种方法,一种是有创亲子鉴定,另一种是无创亲子鉴定。

有创亲子鉴定是指在孕中期,抽取羊水,获取羊水中胎儿的DNA信息,然后对DNA信息进行扩增,再与别人的病历信息进行比对,然后来确定亲缘关系,由于做羊水穿刺时有一定的风险,容易引发流产,感染等并发症,所以称为有创亲子鉴定。

无创亲子鉴定,就是通过抽取孕妇外周血,从孕妇的外周血中吸取到胎儿的DNA信息,然后对DNA信息进行扩增,再确定亲缘关系的一种检查方法。由于只是抽取孕妇的外周血,没有风险,所以称为无创亲子鉴定。

二、亲子鉴定 怀孕

ERROR

The requested URL could not be retrieved

While trying to retrieve the URL:mkan。china。/article/2553055

The following error was encountered:Connection Failed

The system returned:

(110) Connection timed out

The remote host or network may be down。 Please try the request again。return

三、亲子鉴定姐姐怀孕怎么办

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

苏城将一纸亲子鉴定书甩在林希脸上,纸张锋利如刀的边角划伤了林希的脸,也划破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。

1

林希和苏城结婚两年,有个三岁的儿子,他们是先上车后补票的典型例子。

当初林希和苏城恋爱谈了不到一年,刚好林希租的房子到期,正在为找房子发愁,苏城一句“搬到我家吧”,林希就顺理成章的和苏城同居了。

其实两个人平时都是有做措施的,偏巧那次他们都喝醉了酒,那天又正好是林希的排卵期,于是就稀里糊涂的中奖了。

怀孕后,两家人坐到一起商谈婚礼事宜。

苏城的妈妈说:既然已经怀孕了,婚礼就不宜大操大办,免得累坏了身子。”

林希有些不悦,就说:“婚礼可以不大办,但是彩礼得加倍。”

苏城妈妈脸色一沉,勉强笑道:“我们这边结婚没有要给彩礼的说法,不过我知道养个女儿也不容易,我们家也不是小气的人,我和他爸商量了一下,我们拿三万六表达一下心意,也图个吉利。”

林希回怼:“我听苏城说他姐姐去年结婚你要了十万块钱的彩礼,怎么到我这就变成了没有给彩礼的说法了?”

苏城妈妈闻言瞪了一眼苏城,随即尴尬地找补:“哎呀,我不是那个意思,林希你别多想。其实彩礼就只是个形式,我们就苏城这一个儿子,往后我们的房子积蓄都是留给你们小两口的。你怕啥呢?再说了,你和苏城结婚,图的肯定是他这个人,而不是这几万块钱的彩礼。你说对吧?”

林希的爸妈都是笨嘴拙舌的老实人,明知道她说的不对,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,气的脸色通红。

“再说了,你都怀孕了,咱们还折腾那些虚有的形式干啥?”

苏城妈妈含沙射影地添了这一句话,摆明了就是见林希怀孕,借此来拿捏她。

还不待林希发火,林爸就拍了桌子,扔下句:“这婚不结了,女儿我们还是养得起的”,就果断拉着女儿走人。

回去的上,爸妈半是心疼半是埋怨的骂她不该不洁身自好,未婚先孕首先在婆家那里就掉价了。

林希哭红了鼻子,低头沉默不语,心里却把苏城骂了几千遍。

没种的男人,刚知道怀孕,林希反应就是不想要,她觉得自己还年轻,想多享受享受浪漫的恋爱时光,不想过早的被婚姻生活所牵绊。

是苏城在她耳边,一口一个“姑奶奶”,一口一个“祖宗”地叫着,哄着,好说歹说才劝的她改变心意,决定和他结婚,生下孩子。

可是今天,面对他爸妈对自己的苛责,她无数次把期待的目光瞥向他,希望他能替自己说句话,可至始至终他都无动于衷,一点作为父亲和丈夫的担当都没有。

所以,这婚不结也罢。

2

林希打定主意,及时止损。

趁着孩子月份还小,做人流对母体的伤害相对较小,她火速预约了手术。

手术是在一个星期后,这一个星期苏城几乎快要把她的家门踏破,拿着一堆她爱吃的东西,上门求她原谅。

看着苏城胡子拉碴、卑躬屈膝地讨好她,讨好她父母的样子,林希不由有些心软。

可是一想起他爸妈那副趾高气扬的嘴脸,和他一脸懦弱的模样,她就来气,就像是初春的河水突然遇到冷空气,又迅速凝结成冰。

她狠了狠心,把又一次上门的苏城拒之门外。

手术那天,是妈妈陪着林希去的。

不知道苏城如何得知她要把孩子打掉,她前脚刚踏进,苏城后脚就追了过来。

他“噗通”一下跪在林希身边,两条胳膊抱住她的腰,害怕伤到孩子,又把胳膊往下挪,紧紧地抱住她的大腿。

“林希,算我求你了,把孩子留下行吗?”

他眼眶通红,声音里夹杂着哽咽和慌乱。

林希还没说话,身后又有熟悉的声音传来:“林希,是我们错了,求求你把孩子留下吧。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。”

“是我们老两口糊涂,我们对不起你,你要打要骂我们绝对没二话,可是你不能狠心拿孩子撒气啊,他也是一个生命啊。”

是苏城的父母。

前些天还高高在上,在她面前做足姿态的两位老人,此刻也没了骨气,低声下气地哀求着她。

林希虽然不待见苏城的父母,但是看着他们大庭广众之下在她面前弓着腰,小心翼翼地讨好哀求的样子,她还是于心不忍。

孩子在林希的肚子里已经四个多月,她已经能够感受到微弱的胎动,她又何尝舍得打掉呢?

妈妈看见她脸上的不忍,于是顺着递下了台阶:“场面话谁都会说,谁知道等我女儿回心转意了你们会不会又变了嘴脸!”

苏城妈妈立马回道:“亲家母,你放心,绝对不会的,彩礼就按你们说的来,十万块钱一分不少。婚礼咱就按林希说的办,办个几十桌,我把亲戚朋友都请来,越热闹越好。以后我们家绝对把林希当成祖宗一样供着,不让她受半点委屈。”

苏城父母说的情真意切,苏城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她,林希心一软,索性就顺着台阶下了。

回到家,苏家马不停蹄地把厚厚一摞的彩礼钱送过来,又开始张罗着订酒店,写请柬。

婚礼在半个月后如期举行。

海边、沙滩、气球、洁白婚纱,一切都是林希梦中婚礼的模样。

婚礼结束后,林希迟迟不愿意和苏城领证,用她的话说,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一年为期限,我要看你表现。你们要是一直对我好,一年以后我就痛痛快快的和你领证。”

苏城无奈,也只好答应。

3

大概是深知自家儿子对林希的感情深厚,又见识了林希的绝情干脆,苏城父母再也不敢在林希面条前拿乔,对她好得不得了。

林希嘴挑,月子里婆婆变着法地给她做饭,一天七八顿,顿顿不重样,做好了就端到她面前,连床都不让她下。

家里还请了个月嫂,平时婆婆和月嫂轮流带孩子,林希乐得做个甩手掌柜。

因此一个月子下来,林希整个人变得白白嫩嫩的,气色特别好。

就连妈妈都说她,别人坐月子都变得憔悴了,偏她还年轻了三四岁。

苏城也心疼她怀孕和生孩子受了罪,想着法地逗她开心,补偿她。除了大方地给她买各种礼物,化妆品,漂亮首饰,每天上班时还会黏着她亲几口才走。

晚上下班回来,会给她带一束她喜欢的花,剪掉枝丫,精心地养在窗台的玻璃瓶里,使整个房间都溢满了花香。林希每晚都是在清甜的花香中酣然入睡。

林希很喜欢这种小小的浪漫,喜欢这种充满着仪式感的生活。

因此儿子珂珂一岁时,她终于松口和苏城领了结婚证。

领证那天,林希化了个美美的妆,还特意穿上早就准备好的情侣装。镜头里她和苏城笑得灿烂而甜蜜。

拿上红本本,苏城长舒一口气:“总算踏实了。”

林希睨他一眼,嗔怪道:“这下要暴露本性了?”

苏城连连摇头:“姑奶奶,我哪敢啊。”

林希笑的肆意,苏城看着她满脸的宠溺。

4

珂珂三岁半时,要上幼儿园。

当初生孩子时因为没有和苏城领证,而苏家又不愿意孩子的户口上在林希家,因此珂珂一直都没有户口。

就算后来他们俩领了证,也没办法按照正常流程给珂珂上户口。现在珂珂要上学,只能通过亲子鉴定的方式给珂珂上户口。

去做亲子鉴定那天,苏城还开玩笑说:“一般电视上演的孩子不是自己亲生的才会去做亲子鉴定,没想到我跟我儿子还得经历这一遭,真离谱。”

林希催促道:“早点做完早点上户口,幼儿园还等着报名呢。”

取了苏城和珂珂的头发留样,通知他们一周后去取检查结果。

从出来,苏城把珂珂放到他爸妈家,正好工作不忙,苏城和林希各自跟公司提了休假,自驾去西北玩了一圈。

行程结束时,又领着林希去看了一场她喜欢的明星的演唱会。两个人挥舞着荧光棒,在人潮人海中尽情的狂欢,一直玩到凌晨才精疲力尽的回家。

翌日上午,苏城去取鉴定结果,林希赖在被窝里补觉。

苏城回来时,林希听见他进门的声音,她喊道:“给我带的早餐呢,我要吃热的,凉了我不吃。”

以往这个时候,苏城总会一溜烟地跑过来,把热腾腾的早餐塞进她嘴里,还问她“热着没?”

今天却迟迟不见苏城的身影。

林希揉着头发走出门,看见苏城坐在沙发上。他低着头,颓着身子,半个身体都窝在沙发里,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他周身,林希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。

她问:“怎么不说话?在这杵着干嘛呢?”

苏城还是沉默。

林希走近他,隔着灰白色茶几,苏城抬头望向她,声音沙哑:“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。”

林希被他眼底的血色吓到,她下意识后退一步:“什么解释,你神经病啊?”

苏城站起身,把一张纸狠狠地砸在林希脸上,纸张锋利如刀的边角划破了林希的脸,也划破了她原本平静幸福的生活。

林希捡起那张纸,才发现是苏城和珂珂的亲子鉴定报告。

“你自己好好看看!”苏城道。

林希看了一眼,上面密密麻麻的专注术语她看不懂,她把视线往下扫,更后一行赫然写着:排除苏城与苏珂珂的亲子关系。

给孩子上户口要做亲子鉴定,却发现生母是妻子,生父不是我

“这不可能,鉴定结果绝对是错的。”

林希否认,她生的孩子她怎么会不清楚孩子的父亲是谁。

“我们再去别的做一次检查,我们现在就去接珂珂。”

她说的信誓旦旦,苏城也渐渐打消了心底的疑虑。

林希和他在一起之后,身边压根没有乱七八糟的异性朋友,而且怀孕那段时间他俩整天腻在一起,林希也没有时间和别人厮混。应该真的是鉴定结果出错了吧。苏城心想,小就是不负责任。

上,林希一言不发地开车。

苏城陪珂珂坐在后排,从后视镜看到林希眼尾泛红,知道她刚才哭过,他心里也不是滋味,想安慰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打算着等结果出来,再好好和林希赔礼道歉。

到了,同样的流程,又走了一遍。

珂珂问林希,“妈妈,我们不是前几天刚来过吗,怎么又要来?”

林希只好哄他:“我们今天是陪爸爸来看病的。”

珂珂转过身去拍苏城的手:“爸爸,你要快点好起来呦。”

苏城看着面前眉眼和他有八分相似的小不点,心蓦地一软,抱起珂珂把他紧紧的按在怀里。

林希掏大价钱做了加急,她想起苏城早上看她的眼神,心里就跟塞了一团棉花一样,堵的发慌。她迫切的需要这个亲子鉴定的结果来证明自己清白。

第三天,结果出来了。

林希着急时间接过报告,却忽略了看向苏城怜悯的眼神。

不巧,这个眼神正好被苏城捕捉到,他的心瞬间被刺痛。

他一把抢过亲子鉴定报告,看到结果,他彻底怒了。

“林希,你自己看,你还要怎么狡辩?!”

林希满脸的不敢置信,怎么可能?珂珂就是苏城的孩子呀?为什么会排除亲子关系?

“苏城,你冷静点听我说,我敢以我的性命起誓。和你在一起后,我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越轨的行为,孩子是你的。”林希解释道。

“那你倒是跟我说,这份报告该怎么解释?也是错的?”苏城讥讽道。

林希:“会不会是出生时孩子抱错了?我在电视上看到过这样的新闻。”

苏城不语。

林希说:“我和珂珂做个亲子鉴定,等结果出来就知道是不是抱错了。”

至始至终,苏城都没说话。他想相信林希,可他又害怕再一次的失望。

林希又预约了,和珂珂做了一次亲子鉴定。

就算是加急,也得三天以后才能出结果。

两人各自沉默的回到家,苏城开始收拾行李。

“我先搬到爸妈那里住两天。”

林希拦住他:“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,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”

苏城挣脱开她的手,说:“我只相信事实。我不想留在家里和你吵架,我们都冷静冷静。等结果出来了再说。”

林希看着苏城决然离开的背影,心里的委屈霎时溃不成军,眼泪抑制不住的晕湿了眼眶。

这三天对林希而言,简直是度日如年。没有人能明白她的心情有多纠结多复杂。

她害怕珂珂不是她亲生的,毕竟是她含辛茹苦养大的孩子,如果真的是抱错了,那对她和孩子该有多残忍。

可是如果珂珂是她亲生的,没有抱错,那就证明他不是苏城的孩子。可是他怎么会不是苏城的孩子呢?她明明就只有苏城这一个男人啊。

这是一个两难全的死局,林希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到破解的办法。

她只能硬着头皮面对。

6

取亲子鉴定报告那天,苏城早早地在小门口等她。车上,两个人一无话。

报告出来,珂珂是她亲生的。

林希彻底崩溃了,这一刻像是有无数盆脏水齐齐地泼在她身上,她百口莫辩。

“苏城,你相信我,孩子是你的,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林希拉着苏城的胳膊苦苦辩驳,却被苏城毫不留情的一把甩开。

“林希,我给过你几次机会了?到现在你还在我,我到底是有多好啊?你能不能说句实话,不要再死鸭子嘴硬了行不行?”

苏城沙哑着声音,双目赤红,拳头握得紧紧的,想向她挥过去,更后却砸向了车窗。

林希一直不停摇头,嘴里不停的重复:“不是的,孩子是你的,你要相信我”。

但是在苏城看来,她的辩解苍白无力。她的嘴脸也愈发可恨。

苏城忍不住讥讽道:“怪不得认识不到三个月就和我上床,原来你就是这样又下贱又轻浮的女人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林希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。

苏城犹觉得不够解气,兀自说道:“难怪你当初执意要把孩子打掉,原来是怀了别人的种怕被我发现啊?呵呵,我们全家还都跟个孙子一样围着你转,伺候你,结果到头来是替别人养儿子。林希,你厉害,我他妈栽你手里了。”

林希僵硬的愣在原地,脸上一瞬间血色全无。饶是车里暖风扑面,她仍然觉得全身如至冰窖,刺骨寒凉。

她牙齿打颤,嘴唇轻轻翕动,半晌才说出一句话:“我没有和别的男人睡过。你是我的个男人,也是更后一个。”

林希回到家,看着窗台上养在玻璃瓶里的香槟玫瑰,在阳光的呵护下愈发耀眼。她又想起苏城了,她想起他往日里对自己的悉心呵护,又想起他今日咒骂她的那副可恶嘴脸,一瞬间百感交集。

林希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珂珂明明就是苏城的孩子啊。

林希还记得珂珂刚出生时,婆婆抱着珂珂说他的眉眼和苏城小时候一模一样。就连他家的亲戚朋友都说珂珂是翻版的苏城,为什么两次亲子鉴定报告都显示他们不是亲子关系呢?

林希去了一趟婆家。

苏城父母也知道了这件事,他们对林希的态度一下子一百八十度大转变。

婆婆翻着鼻孔瞪她,“怎么还有脸进我家的门?不要脸,赶紧把这个小野种领走。”

林希赔着笑,说要见苏城一面。

见到苏城,她拿出珂珂的百天照和苏城的百天照做对比,“你看,这两张照片是不是长的一模一样。还有你耳朵后面有一颗红痣,珂珂也有一颗,长的位置和你的一模一样。他怎么可能不是你亲生的?”

苏城反问她:“那亲子鉴定报告怎么说?一次结果是错的,两次还是错的?”

“苏城,我们再去做一次检查好吗?”

“林希,你还嫌我丢人丢的不够是吗?你非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被你戴了绿帽子你才满意是吗?”

林希流着泪哀求他:“我只想还我自己一个清白。”

以往看见她瘪嘴都要丢下手里的活,赶紧跑过来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的人,此刻却绝情的转身离开。

林希知道,一切都变了,一切都回不去了。

7

苏城何尝不难过?

一想到他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儿子居然不是他亲生的,一直以来呵护疼爱的老婆竟然给他戴了顶绿帽子,他的心就跟有把刀子在慢慢割肉一样,凌迟着,痛苦着。

他跑去酒吧借酒消愁,偶遇以前的同学。

同学不知道他家里出事,絮絮叨叨的和他聊起上学时期的事:“你那个堂弟苏烈啊,那时候更惨了。你俩长的像,跟双胞胎一样,总有人把你俩认错,你每次惹了人,挨揍的总是他。”

同学的一番无心之言,听在苏城耳边却如同醍醐灌顶。

苏烈。

苏烈是他堂弟,比他小两岁。苏城的父亲和苏烈的父亲是双胞胎,所以苏城和苏烈从小就长的很像。上学时好多同学都会把他俩认错。

苏城瞬间清醒,他想起白天林希说珂珂耳边后面有一颗红痣,和他长的位置一模一样。

他隐约记得苏烈耳朵后面也有一颗红痣。

他还记得奶奶总说他和苏烈就是双胞胎不小心投错了胎,不仅长的像,连身上的胎记都一样。

他又想起,刚生下珂珂那年,他们抱着几个月大的珂珂回老家给奶奶拜年。奶奶句话就是:小烈的孩子都这么大了,长的真像他。

当时苏城妈妈还说:“你真是老糊涂了,这是苏城的孩子,苏烈还没结婚呢。”

当时大家都没当回事,想着是奶奶年纪大了,老眼昏花,认错了人。

如今想来,很有可能是奶奶眼就觉得珂珂长的更像苏烈,所以才会那样说。

苏城越想越觉得可疑,仿佛抽丝剥茧之下一切真相都即将付出水面。

他给苏烈打电话,约他出来喝酒。

他们俩感情一直不错,苏烈很快出现。

苏城酒量比苏烈好,又加上他刻意灌酒,没一会儿苏烈就醉的不省人事了,他偷偷拔了苏烈的头发,用密封袋装好。

开车把苏烈送回家后,他又回了一趟家,趁着林希不在,从珂珂平时梳头的梳子上收集了一撮头发,连夜送到去做亲子鉴定。

苏城没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,他既焦灼又忐忑的等待着更终的结果。

他甚至去了一趟寺庙,上了一炷香,虔诚的向菩萨祈祷,祈求他所猜测的、所担心的一切都不要成真。

可是事实却几乎要将他折辱的粉身碎骨。

珂珂竟然真的是苏烈的孩子。

8

林希接到苏城的电话,让她回婆家一趟。

林希在小门口遇见苏烈,跟他打招呼:“你怎么在这?”

苏烈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哥让我过来一趟。”

他俩一起进门时,苏城眸光一暗,视线在他俩身上逡巡一遍,随即自嘲道的扯了扯嘴角。

苏城将亲子鉴定报告摊在桌上,说道:“我打死都没想到,居然是你们俩。”

林希一头雾水,苏烈也是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林希拿起报告,苏城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:“这是苏烈和珂珂的亲子鉴定报告,他俩是亲生父子关系。”

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。”

林希把纸扔下,苏烈捡起看了一眼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。

“哥,珂珂怎么会是我的孩子,你在开什么玩笑!”

苏城冷笑,“我也希望是假的,可事实就摆在这里。你们坦白说吧,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”

林希摇头:“我以前根本就不认识苏烈,和你在一起第二年陪你回老家过年,在奶奶家我才次见苏烈。”

苏烈也点头:“那也是我次见林希,我以前真的不认识她。”

“你怀珂珂,也就是在奶奶家住的那段时间吧?”苏城问。

林希心头一滞,“你什么意思,你怀疑我那个时候和他睡了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苏城,你滚蛋。”林希一巴掌甩在苏城脸上。

苏城突然就捂着脸哽咽了起来:“林希,这些天我想了很多。我舍不得你和珂珂,我甚至想过,只要你能保证以后永远不要再发生这种事,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,我们继续好好过日子。

可为什么偏偏是他,是苏烈?但凡是别人,我都能勉强自己接受。可是他是和我从小一块长大,有血缘关系的弟弟,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你们?怎么面对家人?怎么抬得起头?”

“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。”林希也哭,嗓音因为委屈和愤怒而变得沙哑沉闷,她觉得自己快要憋屈死了,可她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洗脱身上的冤屈。

苏烈突然想起一件事,脸色一变。

“除夕那天晚上,你是不是出门去上过厕所?”苏烈问林希。

那天晚上他们一起陪奶奶过年。吃完饭奶奶早早地就睡了,他们三个看了会春晚,聊了会天,喝了些酒,直到很晚才回房间睡觉。

睡到半夜,林希起床上厕所。农村的老房子,房间里没有厕所,她找不到灯的开关,于是就借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摸索着去了一趟下的厕所。

房子是二小,奶奶腿脚不便一直住在一。怕他们冷,特意让他们住在二。

二有三个房间,一个放杂物,另外两个房间紧挨着,苏城和林希住在左边那间,苏烈住在右边那间。

林希上完厕所回来,迷迷糊糊的跑到房间,钻进被窝里。身边是男人粗重又略带酒气的呼吸声,她的手脚冰凉,于是就把腿伸到男人大腿间取暖。男人翻过身压在她身上,霸道而又灼热的吻铺天盖地朝她袭来……

睡到半夜,她又被尿意憋醒,一边抱怨自己晚上贪嘴喝了太多酒,一边拿起手机去上厕所。

上完厕所,她回到房间,习惯性的抱着苏城的腰,还抱怨了一句:“你怎么又把短裤穿上了?”没听见回应,她又沉沉睡去。

难道,她次上完厕所回去的不是她和苏城的房间?

想到这个可能,林希脸上勃然变色。

苏烈对上她的视线,难以启齿道:“那天晚上,我做梦梦见和我女朋友在一起。醒来,我是光着身子的。”

9

一切真相终于明了,可是却没有一个人高兴。

周围是死寂一般的沉默。

苏城捶着自己的脑袋,痛苦的呜咽着。

苏烈瘫坐在地上,眼神颓废。

林希羞愤欲死。

这么荒唐这么恶心的事居然就发生在她身上。

是她的错吗?不是,她只是喝醉了酒进错了房间而已。

是苏烈的错吗?也不是,他只是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和女朋友在一起的旖旎梦。

是苏城的错吗?更不是,他只是在那个迎接新年的夜晚安安静静的睡了一觉。

细想下来,这件事谁都没有错,可是偏偏就造成了这样无法挽回的尴尬局面。

所以当苏城提出离婚时,林希是理解的。她都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,更遑论是作为男人、作为哥哥的苏城?

她无法面对苏城、苏烈,以及苏家的所有人。

火速的办理了离婚手续,拒绝了苏城补偿给她的房产。林希带着珂珂,逃离了这座曾经带给她无尽欢乐又带给她无尽耻辱的城。

后来,苏烈辗转找到她。

给她一笔钱,说是给珂珂的抚养费。

林希拒绝,她说:“不是你的错,你也不需要弥补。”

“苏城是不是又结婚了?”她问苏烈。

“嗯。”苏烈说,“我也是听说,他没有再和我联系,我们两家彻底决裂了。”

林希眼底湿意翻涌,在这件事里,明明谁都没有错,可是每个人都受到了永远无法释怀的伤害。

这荒唐的一切啊。

以上关于“亲子鉴定姐姐怀孕”的全部内容了,想要了解更多亲子鉴定相关资讯,请继续关注成之嘉生物。